樱咲咲咲咲

我就是在这里屯个文而已

【唐毒】造梦者(6)

   6、
  原本以为,你情我愿,就可以朝暮旦夕只此一人了,但人和妖之间终究是有一道沟壑的 。唐肆喜欢蓝岚,他知道蓝岚是不会被世人所接受的。无所谓,反正他本身,也只是个只能隐匿在暗处的刺客。他不在乎他是妖,寿命比他长,他想要的,只是把这只蝶妖私藏起来,他愿意把余下一生都交付给他。至少,他不是孤身一人在这世间走了一遭。
  但转折来得太快。两个人都始料不及。
  唐肆很快又有新任务了,只是一桩难度不高的悬赏,很快就可以回来,因此他便让蓝岚留在客栈等他。蓝岚一开始想跟去,但唐肆捏住他的耳朵让他听话,说什么如果他的小蝴蝶一直在他身边的话,他的注意力就会在蓝岚身上而无法专心任务。
  蓝岚撇了撇嘴,只好留了下来。不过让他干等也太无聊了,倒不如借此机会修炼一下。原本他就极少修炼,之前为了救唐肆又花去不少修为,再不加紧修炼的话,怕是随便别的小妖都能欺负到他的头上来。于是他悄悄溜出两人投宿的驿站,找了一块僻静的地方准备潜心修炼。
  蓝岚阖眼凝神,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在头上响起,吓得蓝岚整个人身子一抖。抬起头,却发现是个白袍道长。“你在这。”那道士拔出剑,剑锋直指蓝岚:“我从进到驿站时就一直感到有股妖气,就等着你自己出来了。”
  早在蓝岚刚修炼成人形时,他就想过到中原长长见识,但刚出了苗疆境外,就碰上了中原的道士。蓝岚不知道中原人这般讨厌妖,也幸亏那道士道行也不深,蓝岚保住小命溜回苗疆后就没敢出来。没想到现在又遇上了这种穿着道袍的可怕的中原人。
  蓝岚曾是为治疗而召唤出的蛊虫,自然没有多大还手的能力。但是道士可不会因为这一点手软,妖不能伤人,可不代表不能害人,妖不在他该呆的地方,如今混迹于人群中,必定是居心叵测。蓝岚后退几步,打算化蝶逃走,却被先一步封住经脉。这个道长看起来功力深厚,根本不像之前那个初出茅庐的小道士。蓝岚修为不高,怎么是那道士的对手,抵挡不住两招就落败了。蓝岚拖着自己受伤的身子向来时的方向逃,想尽办法都没能甩掉这个道士。他精疲力尽,最后跪倒在了地上,用乞求的眼神看向道长,而那道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目中没有怜悯,举起了闪着寒光的剑。蓝岚最后想的还是唐肆,他还没有跟他道别呢,自己突然消失,他的阿肆会不会到处找自己呢?
  然而如风的利刃并没有像想象中一样劈下来,“铮”的一声,那剑被打偏。蓝岚听到弩的弦音,睁开眼,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跃挡在他身前,是唐肆。唐肆表情冰冷,端着千机弩一副待战的姿态挡在了道士的剑前,成语里剑拔弩张就是这个样子吧。唐肆皱着眉头,灰蓝的眼睛紧盯着道士,充满了压迫感:“他的命是我的。”
  道士没有料想到别人的突然闯入,眼睛一眯,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。“他可是妖。”
  “我知道。”唐肆的姿态丝毫没有放松,眼底却流露出一丝温柔。道士没有放过这一丝变化,他马上知道这大概是怎么回事。他看了眼唐门身后的蝶妖,白皙的额头上布满冷汗,已经因为剑气入体昏了了过去,的确是个没什么修为的小妖。这种妖,怕是一个小劫都难以渡过。眼下要跟这个唐门弟子硬碰硬并不是明智之举,道士收剑入鞘,对唐肆警告道:“你好自为之。

TBC

++++

对不起我这个拖延症,终于更了。。。要不是飘飘涵还守着我的话,我可能就一直往下拖了emmmmm

评论(2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