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咲咲咲咲

我就是在这里屯个文而已

【唐毒】造梦者(5)


5、
蓝岚抚摸自己的嘴唇,总是忍不住回想那天唐肆近在咫尺的脸庞和动人的亲吻。

那天他留了下来。两人在夕阳下靠坐在一起,第一次说了许多话。一开始都只是唐肆单方面在说,到后来唐肆就逗他说话,一个答案换一个问题。蓝岚没想到唐肆对于他是妖居然一点也不惊讶,还把自己的面具送给了他。蓝岚不明就里却还是收下了。

接下来的日子,蓝岚也像以前一样一直跟着唐肆,不同的是他会随时出现在唐肆面前。只要唐肆伸出手指,便会有只漂亮的蓝色蝴蝶落在上面。在没有旁人的时候,黑色劲装旁就会多一个靓丽的紫色身影。蓝岚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能看到唐肆就感觉心满意足,但唐肆知道,这就是世人所说的依恋。蓝岚是他专有的小蝴蝶,是别人都没有的,只有自己知道蓝岚的存在,每当想到这,他心里缺失的角落就被填满了,全部所想的就是用手指好好描摹这蝶妖漂亮的眉眼,永远刻在脑海里。

一个孤独的刺客,一个懵懂的妖精,就这样情根深种了。

唐肆执行完任务,已经夜半三更了。回到驿站,四周一片寂静,无心睡眠的唐肆干脆就着昏暗的烛光开始检查起自己的连弩机关来。忽然手被捏住,一片阴影投在唐肆身上。抬起头,果然是蓝岚的脸。蓝岚没有说话,把手伸到唐肆身上,似乎在检查他有没有受什么伤。唐肆放松的叹了口气,任由人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。在确定没事了之后,蓝岚的抚摸方式就变了味,专注于唐肆腰侧露出的那一小片皮肤,像是把玩一样来回揉捏。

唐肆察觉到了其中的变化。他早发现,放下戒心的蓝岚格外黏人。唐肆的身体精瘦而且结实。他不知道早在蓝岚第一次见他,替他包扎伤口的时候,就把他全身摸了个遍,肌肉富有弹性,跟呱太和青蛇湿黏的手感十分不同,光滑又温暖。蓝岚喜欢这种触感,可是唐门穿上衣服的时候,能够摸得地方就变少了,唯一露出来的地方只有胸口和腰两侧的皮肤,所以蓝岚的手总在这些地方徘徊。

抓住身上游走的双手,唐肆心想真是被妖精拨撩了呢。唐肆扯了一把五毒弟子身上紫色的柔软织物,让他坐到自己怀里。嘴巴凑在蓝岚耳边轻声道:“我说,人不是让你随便乱摸的啊。”怀里的妖精似乎还不解的歪头,让唐肆喉咙发紧,声音又低哑了些:“你这样摸我,我会忍不住的。”忍不住什么?蓝岚疑惑,不过也没问出口。唐肆苦笑一下,他还不想这么快让纯真的妖精知道太多,就着这个姿势继续检查机关。

趁唐肆继续检查机关的时候。蓝岚转过身来趴到唐肆肩上,好奇的盯着唐肆戴着面具的侧脸。想起唐肆给自己的面具,思考为什么要送自己面具呢?蓝岚知道人类很喜欢金属,苗疆人就尤其喜欢银,一身装扮少不了各种银饰。可是这是面具既不是金也不是银,所以是有什么别的意思吗?

完全被遮挡了视线的唐肆无奈的放下手中的玩意:“又怎么啦,小蝴蝶?”蓝岚伸手去摸了唐肆左脸上的金属,歪头问唐肆:“你们唐门的人为什么总要戴着面具啊?”蓝岚原本以为是毁容了,可是在最初救唐肆的时候,就看到他其实星目剑眉,俊美非凡。后来到了唐家堡,发现几乎人人都有这么个面具,害蓝岚看了这么多个相似的身影只能认得唐肆这一个人。唐肆捏住蓝岚的手腕,低头亲了一下说:“我们刺客怕被仇家记住容貌,所以我们不会在外人面前摘下面具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蓝岚失望的收回手,又问:“那什么人才能看阿肆的脸?”唐肆放下手上的机关,搂住蓝岚的腰笑道:“亲近的人就能看到。可要亲手摘下这面具的,只有我的堂客才行。”“堂客又是什么?”“堂客——堂客就是我的人啊,你收了我的独当一面,就是我的人了。”

原来唐门的面具不能随便收啊。收了就要做他们的堂客,蓝岚当初可没想过当这个。“早知道就不收了。”蓝岚小声嘀咕。“你说什么?”听见了的唐肆假装愠怒,伸手在蓝岚腰上挠他痒痒。蓝岚被他弄得不停发笑,边扭腰躲避唐肆的攻击边叫痒,直到叫了“好阿肆饶了我!”那唐门这才放过他。

唐肆的手轻轻拍在蓝岚背上,替他顺气,眼底是一片外人不曾见过的温柔。缓过来的蓝岚没说话,反而一脸认真的看着唐肆,让唐肆不自觉的紧张起来。蓝岚凝视唐门的眼睛,唐肆也看向了那双紫眸,淡紫色的眼瞳犹如宝石一般,倒映出自己的影子,在睫毛投落的阴影下闪烁。唐肆好像中了妖精的摄魂夺魄之术,无法挪动眼神半分。

“照阿肆的说法——我就是阿肆的堂客咯。”

蓝岚的声音轻巧,却让唐肆红了脸,该庆幸扑朔的烛光让人看不清楚,不然蓝岚又该以为他病了。唐肆点头。见蓝岚咧嘴一笑,小心的伸手摘下了他的面具,嘴唇不断靠近,最后,停留了在他的左脸上。那块常年隐藏在面具之下的面颊,被覆盖上一抹温度。

那一刻,唐肆只能听见自己雷鸣一般的心跳声。

TBC

比起妖艳的毒哥我更喜欢这种纯情的!自家的毒哥被人吐槽过媳妇脸,媳妇脸又怎样,人家就是在当媳妇养的😚

评论(10)

热度(16)